业界新闻

菜鸟驿站计划升级为数字化社区生活服务站

作者:ZNS  点击次数:54  发布时间:2020-06-28

2020-06-24 10:28

6月23日,在2020全球智慧物流峰会上,菜鸟总裁万霖表示,联合快递公司加大技术投入,进一步提升全天候物流服务能力,未来三年要将跨境包裹提速1倍,同时要将菜鸟驿站将升级为数字化社区生活服务站。简单来说,就是除了收包裹和寄快递以外,菜鸟驿站还将提供团购、洗衣、回收等服务。

团购业务联合了大润发,提供生鲜百货等手机下单、次日送达,已在上海、南京、苏州等15城上线。洗衣业务提供专业洗衣上门取送,超时免单,已在成都、苏州推出;回收业务主要包括生活旧物和快递包装回收,旧物在深圳、福州等8城可回收,回箱计划则覆盖了全国。

物流提速已是菜鸟每逢开会老生常谈的话题,尤其是在全球疫情影响之下,提速还是重中之重。令人惊讶的是,菜鸟竟然也官宣要做社区生活服务站了。

快递物流公司想做社区生活服务的一站式服务,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第一个拉起这面旗的还是顺丰。

2014年,顺丰嘿客起步,所能够提供的服务范围包括ATM、冷链物流、团购/预售、试衣间、洗衣、家电维修等多项业务。社区人民生活需要什么,嘿客就能提供什么。

顺丰想到这一招有现实基础:快递驿站是物流最末端基础设施,作为接触用户的最后环节,本身就拥有聚拢周边社区用户的能力。创始人王卫在这个项目上砸下了十几个亿做终端站点的改造。然而嘿客到2016年就被叫停了。

然而嘿客的失败,并没有打消快递公司做社区生活服务的念头。

2016年,百世集团就启动了便利店项目,希望以门店加平台的方式,打造社区O2O服务中心。2017年,圆通又推出“妈妈菁选”门店,和百世一样,希望打造“快递+新零售”的社区服务平台。甚至中国邮政也曾悄悄开过综合便利店,有叫“有邻居便利店”的,有叫“嘉邮栈”的。

快递公司想做社区服务的想法简单而朴素,看上去也具备实践的条件。

比如近些年来社区团购一度成为创业热点,快递站长就是社区团购团长的最佳人选,他们通过站点,与社区用户有广泛的接触和交流,打好了一定的社交关系。另外站点不光自带流量,还有很好的业务展示效果。

一名快递驿站负责人也向《零售老板内参》表示,社区团购曾是他的收入大头。社区用户收发快递时,都加了他微信。利用这些客户沉淀,他可以反向向供应商压价。团购用户自提取货,没有参加团购的用户看到站点内陈列的水果新鲜便宜,也会顺便来一些。

顺丰做社区便利的2014年,还存在很多不成熟的客观因素,比如嘿客当时只能提供虚拟产品的购买,要购买实物,用户到了店内还是得以电商逻辑成交,再由顺丰安排发货。商品的可得性和即得性都不高。既然如此,为什么用户不直接在网上购物呢?另外,当时快递公司普遍送货上门的操作,也让驿站聚集的客流稍显不足。这些都是导致嘿客在两年不到的时间被急速喊停的重要原因。而如今,用户基本习惯了上站点自提的方式,这就给站点引流创造了良好的条件。

另外,从功能上看,菜鸟驿站这一次提出的功能,核心只有三项:社区团购、洗衣和回收,只是过往这些快递公司实验的精简版,调整和扩展的空间都很大。

这场大会上,中通、韵达、圆通、申通、百世的董事长全部列席参加,菜鸟联合快递公司共建末端基础设施的做法很明显。由菜鸟中间撮合,各大快递公司共建一个社区服务站点,这样既能够减少驿站的重复建设,同时也确保用户不被其他站点分流。当然,还保证了各个相近站点为了抢客流过度竞争的局面。如果各个快递公司各自为战,想必很难达成如今这样和谐的场面。这可能是终端运营得以顺利进行的关键一步。

最后,近些年来,快递行业纷纷喊话涨价,可迫于市场压力,涨价常常成为一句空话。价格还没涨上去,讨伐声早已呼啸而至。就连碰上双11这样的特殊节点,快递公司都只能微涨几毛以示尊重,还特别注明具体措施由网点自行决定。

然而随着近些年来快递行业包括人工、租金等成本的上升,加上快递公司为了维持低价采用降低派费的方式平衡发件网点的降价优势,已经触及到了利润空间的底线。一旦终端驿站崩溃,后果可想而知。作为最末端派件的快递驿站迫切需要找到一条增收之路,快递公司们也需要更多的商业想象力。

关闭
用手机扫描二维码关闭